比起余老师来说

2017-12-18 09:19

,一校友从岳阳带回一本2009年第2期《云梦学刊》,上面有余老师的《我的快乐读书观》(该文后被《新华文摘》等转载),阅读全文,当年听课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余老师仍是当年讲课的风格,朴素中透着智慧,平淡中饱含深情,冷峻中略带幽默,与当年相比,字里行间有一种自信和自豪,这与年轻时的谦逊是不同的,这大概是古人说的“腹有诗书气自华”吧。

余老师在文中介绍的购书的五里牌书店,在师专读书的时候我经常光顾,至今我的藏书里还有些是那时那店买的,至于花板桥那个旧书市场,以前我曾在那里买过一套《历代词话选》,很便宜,但后来被学友的父亲借去有多年了。

第二,读纸质书简单。纸质书没有密码,任何人可以随时随地打开、关闭,没有了开机、关机的等待,远比阅读电子文本来得简单。

2009年5月20日

我与余三定老师分别已二十多年了,当年在岳阳师专中文系听他的“文学概论”课,观点新颖,论证充分,尤其是他把自己研究多年的金圣叹评点《水浒传》的体会,讲得深入浅出,我至今仍有深刻的印象。毕业后,我一直在家乡平江任教,很少与外界打交道。

余老师还谈过著书的快乐,前面已有过申明,我未著书,只著文,著文的快乐,自有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乐趣。

余老师于藏书话题,讲述甚多,有谈藏书的目的,有谈藏书的方法,特别是在文中提出了一个忠告:家有藏书赶快读,不要把书放在家里做摆设。我的藏书不多,而且曾遭大偷、小偷光顾,现在所剩无几,大概还有一千来本,幸好所有书籍都已阅遍,无一漏网。只不过有些书看过之后,所记不多。

第一,治乱的快乐。我的其乐斋很乱,就如同社会的乱,社会的乱我无权治,但我治其乐斋的乱却是拥有权力的。每次整理书籍,我都有一定的原则和依据,或按经、史、子、集,或依政治、哲学、经济、文学、教育等,或者分厚薄大小、古今中外;有时一两天,有时半天,有时几小时,有时几分钟;大乱大治,小乱小治,不乱不治。

余老师谈的第三个大问题是关于快乐读书的方法,文中提出了四条建议:要立足当前;要有自主性;要选读好书;要理论联系实际。

当然,整理书籍还可以锻炼身体,搬来搬去,甚耗体力,不知不觉中,于身体大有益也。

淘书的快乐以前有过,进入中年,受家庭的拖累,我很少购书了。赠书的快乐只领受过其中一部分,因为我至今未写过书,无以赠之。不过,我倒是接受过别人的不少赠书,平江几位教育界的老前辈如黄景湘、方予、赵志华、李昌等,均有书赠我,可惜我只有笑纳的份,无法礼尚往来。藏书的快乐,比起余老师来说,那倒真是有点小巫见大巫,我的那点书算不得藏书了,只是我藏书的地方,倒有一个雅致的名称:其乐斋。其实,也不能完全称为书房,中间还有一张大床,实际上是书房兼卧室罢了。不过,书倒是满房都是,床头有书,床底有书、床上有书,有空的地方就有书!藏书的快乐我体会得深一点的是整理书籍,我家的书柜早已弃置不用,我看书随兴致,什么时候想看就什么时候看,无一定之规,无一定的习惯,看完后总是随手放置,所以每隔一段时间要整理整理书籍,我称之为“理书”,注意,不是古人读书中的“理书”,他们那是教学方法,“理”是疏理、复习的意思,我这里是整理之“理”。“理书”的快乐,不知余老师有没有,我是经常有的。理书的快乐很多,这里略举数项:

第三,读纸质书可以丰富想象。电子文本翻阅快,阅读起来全身投入,无暇深入思考,只能被动地随机翻腾,而阅读纸质书可以展开丰富的联想,即使想入非非,也不会连接服务器超时。

《我的快乐读书观》共分两大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文章的绪论部分,主要讲述为文的缘起以及文章的主要内容。第二部分是正文,分别从三个方面阐述读书的快乐。第一,关于快乐读书的界定;第二,快乐读书的具体体现;第三,关于快乐读书的方法。文章的重点是介绍快乐读书的具体途径。余老师认为:可以通过读书、藏书、著书三个途径来实现快乐读书。

第一,读纸质书自由。读纸质书可以不拘时间、不拘地点、不拘环境自由地读。你可以选择风景如画的湖边,一边享受自然的恩赐,一边与圣贤作亲切的交流;你也可以独上高楼,面对广袤的天空,一边吟诵“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一边领略登楼的妙趣;你还可以坐在柔软的沙滩上,一边听潺潺的流水,一边翻阅古色古香的线装书;……读纸质书可以不受“电老虎”的威胁,不受辐射的干扰,不受条件的限制,只要有书,可以自由自在地读,并且还没有病毒的侵害,没有死机的困扰。

第二,收获的快乐。从整理书的过程中,我可以发现自己这一段时间看了哪些书、看了哪些文章,有什么感想、有什么打算,如同农民收获稻麦,渔民提网收鱼,工人查看自己的产品,战士收检战利品,从中得到一种收获的快乐。

关于通过读书来获得快乐,余老师强调了读纸质书的重要,“纸间灵韵”(指纸质书)是‘屏中风景”(指电子书)不可替代的,关于这一点,我有同感,这里替余老师补充一下读纸质书获得快乐的四个理由:

我以前没写多少文章,2009年才开始写了几篇,不过我写文章有个原则: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写文章、写诗歌务求实用,发表不发表无所谓。特别是受市场经济影响,如今发表文章不仅没有稿费,反而要收版面费,有些甚至还设置了若干条件,我想好文章是不需要求别人的,酒好不怕巷子深。

第四,读纸质书可以使人宁静。电子文本阅读都有辐射、有噪音,而纸质书的阅读则是绝对地安静,而安静则是增长知识和智慧所必具的条件之一。

好久没有读余老师的大作了,得一篇读之,如沐甘霖、如浴春风。(平江职校 张奇珍)

第四,审美的快乐。每次整理完书籍,望着整齐的书,干净的地面、书桌等,都有一种愉悦的感受。这种感受给人神清气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味道。

2009年6月20日

第三,发现的快乐。整理书籍,常有所发现。比如自己苦寻多日的书籍,通过整理,突然发现了,其欣喜之状,非笔墨所能形容。至于整理中,偶然发现书里有些零钱,有旧时书信,这也是值得高兴的事。

,我去岳阳出差,才与余老师取得联系,可惜余老师在北京出差,未能谋面,余老师嘱我在岳阳玩几天,回来同我一起去探望当年的中文系主任段德森教授,但因某种缘故,我没来得及等余老师便返回了平江。

关于藏书的快乐,是余老师讲的最多、也是余老师感受颇深的地方,余老师将藏书的快乐分为四个部分,即:购书的快乐、淘书的快乐、赠书的快乐、藏书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