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董事会人数少于三人

2017-12-02 09:13

辉山乳业6月5月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经整理非全面管理账目发现,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29亿元人民币。但经银行确认,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人民币4.67亿元。辉山乳业称,此重大差异之处须待进一步澄清。

辉山乳业还在6月5日的公告中透露目前资产的总体情况。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31日,辉山乳业估计集团总资产(扣除拨备)约为人民币262.2亿元,主要包括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人民币4.67亿元、物业、厂房及设备约人民币79.9亿元、生物资产约人民币68.1亿元及租金预付款项约人民币37.5亿元、存货约人民币14.0亿元及其他资产约人民币58亿元。在上述的4.6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中,辉山乳业表示,其中4.5亿元现金为限制银行存款。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按照目前辉山乳业面临的诉讼,以及治理结构不全的情形,重组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6月1日,辉山乳业公告称,截至2017年5月31日,辉山乳业新增16宗在中国被提起的法律诉讼,包括15宗法院诉讼及一宗仲裁。上述诉讼涉及索赔总额约为人民币4.218亿元。辉山乳业表示,公司正就上述诉讼征询法律意见。

随着原负责集团财务的公司原董事葛坤失联,要厘清这部分的账目差异目前显得较为困难。辉山乳业6月5日公告称,随着葛坤自2017年3月以来失踪,以及集团资金部门重要人员辞任。集团在编制管理账目时,尤其是有关现金、应收款项、应付款项及借款方面的财务资料面临极大困难。

同时,辉山乳业还面临着治理缺位的问题。根据5月26日辉山乳业公告,由于葛坤失联已超过两个月,按公司章程,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位。其担任的公司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及食品质量与安全咨询委员会成员等职务一概免去。

目前,辉山乳业已聘请深圳市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海银涛)为债务重组顾问。6月1日,辉山乳业公告,富海银涛负责对涉及集团及董事会主席杨凯的债务重组安排提供意见,并协助与债权人制定、协商可能进行的重组。

上述会计师事务所相关人士称,非全面管理账目是非全面管理项目的相关账目,非全面管理项目指的是公司委外理财或是非直接投资的相关项目。公司出现账目上的差异,可能是理财亏损,或是项目关联方并表出现问题。当然也不排除被挪用。

据媒体报道,富海银涛2015年12月1日在新三板挂牌,董事长武捷思具有丰富的并购重组经验,曾经操刀粤海集团、佳兆业等重组项目。中国证券报记者6月5日致电富海银涛,相关人员表示,对于辉山乳业的进展不清楚。

会计师事务所相关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账目显示与银行确认的金额差距,意味着辉山乳业约24.33亿元人民币去向不明。中国证券报记者就此采访辉山乳业总裁助理宋宝昌,其表示以公告为准。

目前,杨凯是辉山乳业董事会的唯一成员。辉山乳业公告称,由于董事会人数少于三人,董事会不再能代表公司行事。辉山乳业表示,杨凯将继续努力物色潜在人选担任董事职务。